中新网宁波5月1日电(记者 林波)“人多的时候,热热闹闹。车一开,人一走,又冷冷清清。”这是张辉对火车站台工作的体会。

张辉是宁波火车站的一名客运员,他的工作主要是在站台上接、送即将进站和出站的列车,对下车、上车的旅客进行安全有序的引导,维护站台的秩序和安全,帮助有需要的旅客。

电商基因不足,定位不清晰

按照规程,每辆车进站之前,张辉会通过对讲机接到指令:“某次列车进入几站台几道”。当列车即将进站时,张辉必须按规定提前立岗接车,要确保没有闲杂人员等入侵安全线。

据说 Paytm 正在和 eBay 洽谈下一轮融资。

随着列车缓缓驶出,在站台上又剩下了徐辉和他的搭档。

对讲机、记录仪、职名牌……在到达站台前,张辉先检查自己的设备是否带齐。在到达站台后,电梯、LED显示屏等站台设施都需认真检查。

因为,UPI 本身就让在印度做支付变成了一个很没有门槛的生意。

受到大股东阿里电商业务的启发,Paytm Mall 在印度大力发展 O2O,客户可以在线下商店扫描二维码,在应用内付款以得到折扣,但是这似乎在印度有点超前,用户并不买账。

人事变动其实并不意外,Paytm Mall 的新一轮调整已经早有端倪。

5月1日早上8时,张辉提前到了14号站台客运点名室,参加班前点名会,接受工作任务,开展班前预想。张辉说:“五一小长假出行人员较多,提前对接工作,可以更好的开展服务。”

但是,竞争对手 Flipkart 和亚马逊实力过于强大,对印度市场决心也很大。两家占印度电商的市场份额超过了80%,很难被其他对手撼动。而且这两家在盈利遥遥无期的情况下,烧钱也一点不含糊。

如何尽快把这个转化成有用户粘度又能变现的商业模式值得整个集团战略和执行上的自习斟酌和探索。

Patil 本人的领导风格

阿里在东南亚除了收购 Lazada,还投资了另一个独角兽 Tokopedia。在印度也一样,之前阿里对Paytm 抱有很大期待,但现在阿里参与投资的外卖公司 Zomato 和电商物流公司 BigBasket 也做的不错,也许在电商领域还会下注别的玩家。

“客运员是一个热闹与冷清并存的工作。”在徐辉看来,客运员是一个有趣的工作,“每天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发生着不同的故事,我是参与者也是旁观者。”

Paytm Mall 之前把大笔的资金花在现金返利上,已经引起了阿里的警觉。据印度媒体报道,阿里巴巴要求 Paytm Mall 减少现金返利,建立一个完整的电商生态,在物流和仓储上加大投入。

随着检票时间的到来,旅客从候车室检票口下到站台。

在去年的9-10月的排灯节电商旺季期间,Paytm Mall 就烧掉了1.5-2亿美金,包括现金返利和各种促销。关键是,烧钱带来的效果并不大,不仅无法动摇亚马逊和沃尔玛旗下 Flipkart 的寡头地位,甚至连第三名都快要保不住了。

“最难熬的时段应该是凌晨4点左右的时间。”张辉解释道,宁波火车站最早的一班车是从深圳发往上海的动卧铺列车,“约3时55分到达,必须要打起精神,不能有一丝松懈。”

“客运员只是铁路人节假日坚守一线的缩影,他们把最美好的时光都奉献给了旅客。”宁波火车站党支部书记徐峰感慨道,“铁路人坚持维护每趟列车运行秩序,确保列车运行和旅客的安全,越是节假日,越要保持待命状态。”(完)

图为张辉迎接旅客的到来。林波 摄

另外一家中国公司靠烧钱一度超过了 Paytm 在印度的份额,现在目测也是后续乏力。

Paytm Mall 很长一段时间产品定位上并不明确。目前为止,看上去更像一个折扣网站,除了现金返还,目前还缺少更明确的特色。似乎中国供应链的优势也完全没有能够转化成实质的市场份额。

在新兴市场局面还不明朗的时候,多头下注的策略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只要投后管理得当。

“站台24小时不能离开人,必须保证有人。”张辉表示,每天中餐和晚餐都会有工作人员配送过来,一般都是在站台上直接“解决”。

图为徐辉工作现场。林波 摄

宁波火车站是华东地区铁路网的重要枢纽,高铁北上直通东北,动车南下直达深圳。上接萧甬铁路、杭甬客专,下连沿海铁路。“五一”小长假期间,在民众享受休闲时光时,如张辉这样的火车站客运员仍坚守在一线。

“1号车厢的旅客请往前走,带小孩的旅客请照顾好自己的孩子,请注意列车与站台之间的缝隙,注意脚下。”“8号车厢往后走。”这样的话在张辉的口中可能每天要重复喊上千句。

忙碌了一早上,一直到中午12时,张辉才有了片刻午餐时间。蹲在站台上,他开始“享受”迟来的午餐。

Bhushan Patil 虽然在阿里多年,但是之前一直是负责 B2B 业务,对于跨境电商这样一个比较新的领域,也许理解有限。据内部人士评论,Patil 在跨境这块的战略规划上缺乏清晰的逻辑,导致最后只能砸钱。

24小时值守在这一方长长的站台上,从站台的那头到站台的这头,在张辉的运动手环上,每天的步数至少在3万步。

在2018年前,印度的电商格局还在变化中,Paytm Mall 在烧钱大战中基本坐上了第三把交椅的位置。

“我主要负责A面,但是也要兼顾B面,确保站台的安全。”宁波火车站的另一名客运员徐辉如是说道。他主要负责8号、9号站台A面。

Paytm Mall 接下来毫无疑问会进行战略调整,好在还不算晚。Paytm 在印度 UPI 付款中占据了33%的份额,虽然前途可能会有些凶险。

当时的逻辑应该很清楚,在阿里和软银放弃了之前投入巨资的电商平台 Snapdeal 之后,用自建的电商场景站稳支付理论上对 Paytm 来说是行得通的;而且股东阿里的供应链和电商经验理论上能让 Paytm Mall 快速进入发展期。

图为张辉工作现场。林波 摄

Paytm Mall 是建立在支付业务基础之上,支付和电商有很大的不同,原有团队在供应链、物流等领域并没有很好的积累。

图为宁波火车站站台。林波 摄

早上8时30分到第二天早上8时30分的24小时是宁波火车站客运员的工作时间。

烧钱越来越多,市场份额却越来越小

张辉告诉记者,平日里一个站台大概有40到50趟的列车,“我在12、13号站台,这个站台平日里有44趟班列。”

记者了解到,每个站台会有两名客运员,主要负责A面及B面区域。

阿里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Bhushan Patil 是一位“老阿里”,2010年就加入了,曾经是阿里集团 B2B 业务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是最近从 Paytm 离职的最高级别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