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服贸会)服贸会观察:数字贸易成经济复苏新动力?

中新社北京9月5日电 (记者 王恩博)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全球货物贸易的情况下,数字贸易被寄予厚望,不少人将其视作推动经济复苏的新动力。但与此同时,它留给人们的问号也不少。

“如今的胜利特色旅游村已经成为石泉县乡村旅游的一张靓丽名片。正是村里的绿水青山,为老百姓带来了金山银山。”杨卫东感慨道。

由于来往游客众多,朱西明的农家乐刚一开张就火了。“现在平均一天可以接待三四十人,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过100多人。在家门口开农家乐比出门打工强多了,现在一年能挣十来万元。”朱西明乐呵呵地说,“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变好了。”去年下半年,朱西明还花了十四五万买了辆SUV。

朱西明家在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青铜关镇丰收村,55岁的他曾是下井挖煤的一把好手,如今是发展农家乐的致富带头人。

“现在一个月工资4600元,加上土地流转收入和合作社分红,一年能挣七八万元钱。”谈起现在的收入,杨先飞的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笑容。

38岁的胜利村村民杨先飞,曾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如今,他的日子过得有模有样,自己一人在村里的景区工作,不仅撑起了一家6口的花销,而且一年下来还能存3万多元。

对于这个叮嘱,杨先飞始终牢记于心。他踏实肯干,学电工、水工,管场务,很快就成长为饶峰驿站的技术骨干。没多久,杨先飞被提拔为饶峰驿站厂务部厂长,负责饶峰驿站的水电、后勤管理。

数字贸易的力量源自何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怀进鹏认为,如今数据已成为货物资本后最重要的贸易资源,数字贸易是数字时代的象征、科技赋能的标志,更是未来贸易发展的方向。全球服务贸易中一半以上已实现数字化,疫情蔓延使国际贸易面临严峻挑战,数字化成为降低疫情影响、对冲经济下行的关键所在。

近年来,中国数字贸易亦发展迅速。按中方统计,2019年,中国数字贸易进出口规模达2036亿美元,占全国服务贸易总额的26%,同比增长6.7%。

对于现在的生活,杨先飞很知足。“将来还想在城里买套学区房,让小孩接受更好的教育。”杨先飞乐呵呵地说。

丰收村的朱西明“丰收”了

胜利村的杨先飞“胜利”了

碰巧的是,回到家乡,朱西明就赶上了当地的乡村旅游热潮。依托旁边的塔云山景区和童话磨石沟景区,朱西明利用自家的小洋楼办起了农家乐。

虽然各方界定有所差异,但数字贸易的价值已被普遍认可。世界贸易组织预计,到2030年,数字技术将促进全球贸易量每年增长1.8%到2%。

但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看来,中国数字贸易发展仍有空间可挖。他表示,按宽口径计算,中国数字贸易占全球数字贸易比重仍较低,这与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并不对称,其中还蕴藏很大潜力。数字贸易将成为中国经济“双循环”时代服务贸易高质量开放的亮点。

王炳南则提到,数字技术带来颠覆性创新,催生大量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整体大幅度提升了全球价值链地位。此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数字办公、数字医疗、数字政务、数字教育和数字娱乐等领域对保障民众生产生活、防范疫情传播扩散、加强全球经贸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展现出巨大的活力和实力。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表示,数字贸易的真正障碍来自人为壁垒,如税收制度缺陷、数字巨头垄断、信息滥用等。未来,人们面临如何从贸易中互相获利的挑战,各方需要避免零和博弈和民族主义心态,加强全球合作和多边主义,同时在平台、算法和规则制定过程中提高透明度。

到底什么是数字贸易?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在5日举行的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数字贸易发展趋势和前沿高峰论坛”上说,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数字贸易不同于电子商务,而是采用数字技术进行研发、设计、生产并通过互联网和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为用户交付的产品和服务,它是以数字服务为核心、数字交付为特征的贸易新形态。

◎ 科技日报记者 陆成宽 杨仑 史俊斌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用这句诗来形容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饶峰镇胜利村的自然环境再贴切不过了。地处秦巴山区腹地的胜利村,曾经是远近闻名的后进村。但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现在的胜利村已经成为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怀进鹏则提醒,全球数字化进程不能忽视传统中小企业和弱势人群,要在新发展形势下努力推动缩小数字鸿沟,扶持青年人创新创业,倡导包容文明,鼓励开放合作,以数字技术、数字贸易增进人类福祉。(完)

数字贸易方兴未艾,中国与世界未来应如何一同做大这块蛋糕,助力世界经济复苏?

几年前,杨先飞想不到会有现在的好日子。那时,他在广东的工厂里当保安,一个月2000多元工资,除去开销,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父亲身有残疾,母亲生病,家里的经济状况让杨先飞看不到希望。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近年来,我们全力推进童话磨石沟4A级景区创建工作,既留住了绿水青山,又蹚出了一条致富路。目前,全村已实现稳定脱贫269户856人,旅游及相关产业带动500余人就业,实现户均增收4万元。”丰收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张健说。

除了在旅游景区直接就业脱贫致富,还有人被旅游业带动致富。

从具体领域看,王炳南介绍,数字贸易包括软件、社交媒体、搜索引擎、通讯、云计算、卫星定位等信息技术服务,数字传媒、数字娱乐、数字学习、数字出版等数字内容服务,以及通过数字交付的服务外包等三大类。

石泉县“能人兴村”战略实施以后,这一年,返乡创业能人杨卫东担任了胜利村党支部书记。他依托自己的企业,围绕胜利村的历史文化,打造了饶峰驿站景区,由此开启了胜利特色旅游村的崭新篇章。

“2015年年初,在矿上体检时,我被查出来有轻微的尘肺病。我当时心想,如果再干下去,以后挣的钱都不够看病的,就下决心不干了。”说话间,朱西明握紧了拳头。

从20岁开始,朱西明就背起行囊,走上了外出下煤窑的道路。辗转山西、陕西两地,他做了近30年的煤矿工人。辞职之前,朱西明在煤矿一个月也能挣四五千元,生活过得蛮不错,还在家乡建起了两层小楼。但是,一次体检让他下定决心,辞职回家。

作为贫困户,杨先飞被优先招工到了饶峰驿站。刚一进站,杨卫东就告诉他,要想脱贫,就必须学习真本事,把自己培养成一名有技术的产业工人,只有这样才能拿高工资。

地处秦岭南麓的丰收村虽然名为丰收,但以前却从未“丰收”。村里608户中有277户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一条大沟,两座大山,吼一声互相都能听得清,走起路来大半天。出门打工下煤窑,运个东西肩扛背驮。”丰收村村民如此形容往日的生活。

2014年可以说是杨先飞命运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