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上海10月24日电 (记者 陈静)表型组学是继基因组之后生命科学的又一个战略制高点和原始创新源。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对人类表型组大科学计划进行了布局。

记者24日获悉,2018年至今,已有100余项人类表型组应用基础和应用示范研究,在“国际人类表型组计划(一期)”重大专项支持下同步展开,部分项目已取得了“早期收获”。基于人类表型组学方法的原创新药研发相关项目也在积极推进。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金力指出,这对支撑精准医学、促进人类健康具有重大意义。人类表型组计划及相关科研成果将发现一批全新的表型标志物,大量获得药物新靶点、新机制,为新型诊断试剂和产品、智慧医疗器械与设备等提供超级引擎。金力指出,人类表型组计划的深入推进,最终将为中国引领生物医药产业变革提供持久的创新动力。(完)

他说,党的十八大以来,帮助和支持1075万户农村低保户、分散供养特困人员、贫困残疾人家庭等边缘贫困群体实施危房改造,让他们告别原来破旧的泥草房、土坯房等危房,住上了安全住房。下一步将健全贫困人口住房安全有保障动态监测机制,及时发现并解决新产生的安全隐患,加快建立农村低收入群体住房保障长效机制。

“人类表型组计划就是要对人类的各种表型进行全尺度、全周期、从微观到宏观的、精密系统测量,从而进一步去了解人类的各种表型和人类健康的关系。”金力对记者表示。他介绍,人类表型组研究成果能够帮助人们整量级地提高医学诊断准确性和效率,实现对疾病的精准分型、分类,引导临床实现精准诊断、个性化治疗,促进个人的精准健康管理。

中国着力构建国际国内两张协同创新网,2018年起,组建了由国内60余家一流高校、科研机构、三甲医院和头部企业,包括23位两院院士在内的“中国人类表型组研究协作组(HPCC)”;同时建立起包括来自美、英、德等17个国家的22家高水平科研机构、由10位各国院士在内的“国际人类表型组研究协作组(IHPC)”。

倪虹说,截至2020年6月30日,核验工作全面完成。从核验结果看,其中有1184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原住房基本安全,占比50.6%;有1157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实施农村危房改造、易地扶贫搬迁、农村集体公租房等多种形式保障了住房安全,占比 49.4%。核验表明,全国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均已实现住房安全有保障。

这种韧性与活力还来自于,以制度现代化为支撑的更高质量的经济现代化。新时代改革开放具有许多新的内涵和特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制度建设分量更重。我们当前面临的许多困难和问题多是体制机制方面的,必须通过制度的全面改革来克服和解决。经济发展所面临的问题的解决,同样如此。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更多的已经不是过去所说的自然资源瓶颈、能源交通瓶颈等,而是制度的约束瓶颈。

这种韧性与活力来自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初步形成。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尽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没有国内消费和资本形成的贡献率高,但整体的对外贸易所呈现的大进大出模式支撑了国内消费和资本形成的增长,为我国经济多年来的持续快速增长做出了重大贡献。这种以单循环状态为主的国内国际进出口模式在2001年加入WTO之后,有了更加充分的发展。

最近印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明确提出:“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坚定不移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不断在经济体制关键性基础性重大改革上突破创新”,这些论述都在昭示世人:十四亿人口的庞大国内市场的不断扩容挖潜,会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苟日新,日日新”的制度现代化变迁,必将为中国经济这艘巨轮劈波斩浪、行稳致远提供源源不竭的强大动力。

我们依据进出口依存度的变化,也可以明显地看出,中国经济事实上已出现了一种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2001年我国加入WTO之后,无论是出口依存度还是进口依存度都有一个加速上行的趋势。但在2006年之后急速回落,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特别是2012年之后持续缓慢回落。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一方面是中国如此庞大的经济体量,不可能只靠单向经济增长渠道即大进大出的对外贸易来维持;另一方面,依靠国内市场的扩容深化是实现经济由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我们这样一个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最终实现现代化目标的必由之路。

第二届中国人类表型组大会及第三届国际人类表型组研讨会24日开幕。作为表型组学研究领域最为重要的前沿学术峰会,今年两场大会均聚焦“表型组时代的人类健康”主题,吸引了来自全球300余位正式代表、近千位听众在线参加,共同探讨人类健康重大问题的科技解决方案。从今起的三天里,来自德国、英国、日本、美国和中国等9个国家的20位顶尖学者和专家将分享该领域的前沿创新动态与最新成果等。

然而,随着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日益复杂变迁,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等思潮不断抬头,特别是突发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巨大冲击,使得中国经济传统的以单循环为主的模式受到巨大挑战。经济体量日益庞大的中国不能再单纯地依托某种外向型国际单循环通道,更需要重视国内国际双循环通道的互补作用。

表型是生命体的生物特征。表型组,是指生物体从微观组成到宏观、从胚胎发育到衰老死亡全过程中所有表型的集合。基因与环境共同决定了表型。尽管“人类表型组计划”的概念由美国科学家最先提出,但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对人类表型组大科学计划进行了布局,并实质性推动相关研究开展。从2018年至今,在平台建设、数据系统、协同网络、科研攻关等方面,中国已构建起“四位一体”的基本构架。

当日起举行的两场大会由三位“国际人类表型组研究协作组”共同发起人担任国际研讨会共同主席。这三位共同发起人包括澳大利亚国家表型组研究中心主任尼克尔森,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胡德以及中国科学院院士金力。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出席第二届中国人类表型组大会开幕式并致辞。开幕式上,多位专家就人体微生物组、疾病的病理表型组和表型与中医诊疗等主题作主旨演讲。

据了解,2015年,复旦大学承担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项目《中国各民族体质人类学表型特征调查》,采集了55个民族共四万余人的形态观察、人体功能十余类近千个表型数据,构建了专用数据库和数字化样本库;2018年3月,上海市首批市级科技重大专项“人类表型组计划(一期)”正式启动;2018年人类表型组计划的国内外协同创新网络基本框架形成;2019年,上海国际人类表型组研究院成立。